新闻频道 > 湛江频道 > 人物感动

扎根于吴川乡村小学教书,与丈夫6年来长期两地分居;离不开乡村求知若渴的学生们,一站就是12年——

龙华妍:省“山村优秀教师”

2012年09月07日 10:07
来源:湛江晚报 作者:文/卓朝兴 黄珊珊 李丽斯 图/李忠

字号:T|T
评论0条我要评论打印

小年级的学生在吃晚饭,龙老师照顾他们,叮嘱他们多吃点。

    她,从教12年,一直扎根于乡村小学,把自己20岁到32岁这段最美好的青春时光,献给了最基层的教育事业;她,放弃进城任教的机会,在平凡与清贫中安教乐教;她,对有智力障碍却没有条件接受特殊教育的农村学生更是关怀备至,担负起对他们学习和生活的双重照顾;她,6年来夫妻长期两地分居,一个人带着5岁的幼子坚守在岗位上……

    她,就是2012年广东省“山村优秀教师”、师德师风标兵——吴川市樟铺锦兴小学的龙华妍老师。

    【现场】折腾2小时终于找到锦兴小学

    龙华妍老师工作的地方有多偏远?记者9月4日下午3点,从赤坎康宁路报社出发,由于地方偏和路不熟,沿途反复打听了好几次,每次指路者都是说“离那里还有××公里”,一直折腾了2个多小时,才找到位于吴川樟铺镇土並塘村的锦兴小学。

    走进学校,孩子们刚刚下课,欢声笑语扑面而来。记者环视校内,看到简陋的校园里,除了2栋旧水泥房之外,还有2间临时性的活动板房,龙华妍从其中一间作为老师办公室的板房中走出来,带着微笑,一脸的憨厚和和蔼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学校里,教一年级的语文和三年级的数学,还要上4个班的体育课,以及音乐、美术等。我每周要上27节课,还没包括早读和晚自习。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的体育老师,包括校长在内,总共才9个教书老师。所以,大家都比较‘全能’,呵呵!”

    【辛劳】 从早上6点多一直忙到晚上10点

    龙华妍是吴川人,1980年出生,2000年从广东省遂溪师范学校毕业,同年8月参加工作,立足讲台,这一站就是12年。

    走进锦兴小学的“板房办公室”,记者看到这里有1台旧电视,还有1台办公用的电脑。“这台电视没有装天线,更没有有线节目了,我们也没有打开看过,因为这里是公办的封闭式寄宿学校,学生绝大部分都是父母在外打工的农村留守儿童,老师除了上课,还要照顾300多名小学生的生活。早上6点多就要起床,7点带学生做操、上早读;下了晚自习再去洗澡什么的,已经是22点多了,还要哄孩子们睡觉……根本没时间看电视。”龙华妍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繁重的课程,使龙华妍的喉咙长期处于发炎状态,久治不愈的慢性咽炎,就是用声过度造成的。尽管工作量已经超出了身体的负荷,但她从来没有缺过学生一节课。喉咙发炎严重的时候,她就利用午休的时间,跑到“赤脚医生”处打一瓶点滴。为了不耽误上课,她每次都不听医生的劝告,把滴液速度调到最快。有一次,眼看上课时间到了,针没打完,她就拔下针头往学校跑,当她冲进教室,学生发出一片惊呼:“老师,你的手!”她低头一看,原来因为心急上课而忘记按压,针口流出的血把自己的手背给染红了,斑斑血迹把学生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【爱心】 对智障或残疾学生非常关心

    12年的教学生涯中,龙华妍遇到过多名智障或残疾的学生。其中有一位智力低下又行动不便的女学生,基本上无法完成任何一项学习任务,但龙华妍对她非常照顾。在给别的孩子授完课,布置做作业的时候,龙华妍就教她认最简单的字,教她辨认颜色,区分大小、多少,教她表达自己的意思。这个孩子因为肠胃特别不好,本身又行动不便,常常会在教室里失禁。而龙华妍,每次都主动帮她清理脏物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失去父亲、有脑膜炎后遗症的男生叫阿信,他的行动非常困难,龙华妍在他上学时,用心照顾他。后来,阿信小学毕业后,已无法继续上学,但每天还是会拿着编织袋,一拐一拐地到学校捡废品帮补家用。龙华妍让班上的学生,每天把可回收的废品攒起来,送给他。尽管阿信吐字不清,但每当看到龙华妍,他总会高兴地大声喊着:“老师,您好!”有时他还会问龙华妍:“老师,我攒了学费,你的班还肯不肯收我?我很想你再教我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二十岁大小孩的话,龙华妍总忍不住地流泪。

    【牺牲】 6年来夫妻长期两地分居

    婚前的生活可以一个人主宰,但婚后的每个决定却都与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扯。龙华妍的丈夫是湖南长沙人,现在在广州从事软件工作,家境非常宽裕。“我们是2006年结婚的,婚前我一度以为自己可以为家庭放弃这份事业,但婚后我却无法说服自己放下这里的学生。与其说孩子们离不开我,不如说是我离不开孩子们,没有他们,我就没有了生活的重心。”龙华妍说。

    2007年,在龙华妍的孩子出生后,这个没兑现的诺言,甚至一度成了家庭矛盾的导火线。2008年,公公花了好大力气,给龙华妍在大城市——长沙找了一份很轻松、待遇也比现在薪水好两倍的工作。龙华妍只需递交一份辞呈,便可以合家团聚,共享天伦。但思前想后,龙华妍又把辞职信撕掉了。为此,丈夫、公婆都很生气,但龙华妍还是耐心说服了家人。

    【归宿】 乡村的“三尺讲台”是心灵的归宿

    对于5岁的儿子——兜兜,龙华妍非常愧疚。

    2009年春夏交接时节,兜兜感染了手足口病,外加咳嗽、腹泻,在医院一呆就是十几天。公婆、丈夫不在身边,龙华妍白天只好让父母帮忙守着;夜里,下课后的她,才赶到医院,独自抱着哭啼不止的儿子在医院的走廊来来回回走动,彻夜未眠。边哄儿子,龙华妍边掉泪问自己:“为什么要自讨苦吃?”但天一亮,她又匆匆忙忙地赶去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令龙华妍欣慰的是,村民们尊师重教,怀着崇敬和感激之情对待每一位教师,男女老少见到老师都会热情地打招呼,嘘寒问暖。“每家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到老师。每天早上打开门,我的门外也许会有一捆新鲜的蔬菜;也许会有一袋又大又光滑的红薯;也许会有一只他们也舍不得吃的鸽子。来到市场买肉,拥挤的村民看到老师来了,便唰地让开一条路,让老师先买,偶尔还有村民会争着付钱。”龙华妍说。

    纯朴的民风,好学的孩子,无一不流露出他们对知识的渴望。龙华妍的心,也因他们的礼遇而变得无比坚定:有什么会比和这乡村的孩子一起描绘美好的未来更有意义?

    “我很清楚哪里才最需要我,我最需要什么,乡村的这三尺讲台,才是我心灵的归宿。”龙华妍告诉记者。

相关新闻

[责任编辑:何海清]
网友评论:
昵 称
  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不代表本网立场
湛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  ①  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,包括图片、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﹑信息等,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,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。
    ②  获得合法授权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恶意修改,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"来源:湛江新闻网”字样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所产生的任何后果与本网站无关,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    ③  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湛江新闻网联系 。